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页 > 裁判文书 > 商标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上海杏花楼、深圳八开酒业、泉州旗牌红与南社布兰兹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Benfords” VS “Penfolds”奔富获赔250万

日期:2021-09-15 来源: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作者: 浏览量:
字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20)沪民终406号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杏花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八开酒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深圳市。


上诉人(原审被告):泉州旗牌红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泉州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SOUTHCORPBRANDSPTYLIMITED),住所地澳大利亚联邦。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上海杏花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杏花楼公司)、深圳市八开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开酒业公司)、泉州旗牌红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旗牌红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8)沪73民初7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杏花楼公司、八开酒业公司、旗牌红公司共同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判,或判决驳回被上诉人起诉,或将本案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或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一审全部诉请。

主要上诉理由为:一、被上诉人在提起本案诉讼前已将涉案商标以独占使用方式许可给案外人易某(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某公司),被上诉人对本案已不享有诉权。二、一审法院对本案不享有管辖权。本案属于注册商标间的权利冲突,本案由一审法院审理并作出实体判决不符合级别管辖的规定。三、三上诉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所使用的文字商标与被上诉人的注册商标并不近似,故未侵害被上诉人的商标权。四、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一审中提供的部分证据予以采信,没有相应法律依据,据此所认定的案件事实错误。五、被诉侵权产品如确实构成侵权,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也应由旗牌红公司自行全部承担。六、如被诉侵权产品确实侵害被上诉人商标权,一审法院酌定赔偿数额依据的情节错误,其所确定的赔偿数额明显过高。


被上诉人辩称


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


一审原告诉称


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及其对应的中文未注册商标“奔富”的行为;2.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300万元(以下币种未特别标注的均为人民币)以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律师费及其他合理费用10万元,上述赔偿款共计310万元;3.请求判令被告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4.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一审审理中,原告将诉讼请求2变更为请求判令被告旗牌红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万元,被告杏花楼公司、八开酒业公司为其侵权行为连带承担其中的50万元,三被告共同承担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律师费及其他合理费用10万元;将诉讼请求3明确为请求判令被告旗牌红公司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一审庭审结束后,原告放弃要求在本案中认定“奔富”为未注册驰名商标的请求,并撤回了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中文未注册驰名商标“奔富”的主张。


事实和理由:原告隶属于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商富邑葡萄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邑公司)。“Penfolds”(中文音译名“奔富”)品牌葡萄酒是富邑公司旗下的知名葡萄酒品牌,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进入中国市场以来,一直广受国内消费者青睐。经过二十余年的宣传推广,“Penfolds/奔富”葡萄酒已在中国消费者中享有盛誉。原告自上世纪90年代起即在中国申请注册了一系列“Penfolds”商标,包括作为本案权利基础的第XXXXXXX号(指定颜色)“”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3类葡萄酒商品上,申请日为2010年6月9日,注册有效期为2011年6月21日至2021年6月20日。原告“Penfolds”品牌葡萄酒在进入中国后,成功的实现了品牌本土化,其对应的中文音译名“奔富”,朗朗上口、寓意良好,也带着喜庆吉祥的浓浓气息。2018年初,原告发现市场上出现大量名为“BenfordsHyland/奔富海兰酒庄”葡萄酒的涉案侵权产品,该产品上所使用的“”等标识与原告的注册商标“”高度类似。2018年5月24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在位于上海市南京东路XXX号的“新雅食品”店铺内公证购得涉案侵权产品。根据公证购得的涉案侵权产品相关信息及原告的初步调查,被告杏花楼公司系涉案侵权产品销售商,被告八开酒业公司系涉案侵权产品运营商,被告旗牌红公司系涉案侵权标识“”和“奔富海兰”等商标权人。此外,被告旗牌红公司在其运营的名为“泉州旗牌红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1688店铺亦宣传推广涉案侵权产品。原告认为,三被告未经原告许可推广销售涉案侵权产品的行为极易误导消费者,造成市场混淆,综合考虑原告注册商标“”的知名度,三被告的侵权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的市场声誉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恶劣影响。据此,提起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一审被告辩称


杏花楼公司、八开酒业公司、旗牌红公司一审共同辩称:一、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根据旗牌红公司提供的商标独占许可使用协议,原告已于2014年3月26日将涉案第XXXXXXX号商标以独占许可使用的方式授权给案外人易某公司使用,原告无权就该商标被侵权提起诉讼。二、因本案无需对中文“奔富”商标进行驰名商标认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第一条、第三条,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依法应当将本案移送至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审理。三、本案中,旗牌红公司在涉案侵权产品上使用的“”商标和“”商标,均系旗牌红公司的注册商标,三被告没有侵害原告享有的第XXXXXXX号“”商标专用权。四、因三被告不存在侵害商标权的事实,故无需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等民事责任。五、杏花楼公司销售的涉案商品系来源于被告八开酒业公司,并且在销售商品时,八开酒业公司也提供了被告旗牌红公司注册取得的“”商标证书以及正在提交申请并已通过国家商标初审公告的“”商标的相关材料。杏花楼公司有理由相信该商品不侵害他人商标权。杏花楼公司所经营的新雅食品商店于2018年4月23日才正式营业,在接到法院起诉材料后,已经停止销售涉案商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杏花楼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原告及其涉案商标的情况


原告系按照澳大利亚法律成立并存续的公司,其最终控股公司为富邑公司。


第XXXXXXX号“”商标注册人系原告,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3类葡萄酒商品上,注册有效期为2011年6月21日至2021年6月20日。

  

原告将其在中国大陆的注册商标和将来可能注册的任何商标独占许可给易某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期限自2014年3月26日或注册日至相关许可商标有限期届满止。当任何一个许可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遭受侵害,易某公司有权以自己名义单独针对该侵权行为进行取证、维权并主张全部损害赔偿。许可商标包括第XXXXXXX号“”商标。

  

2017年4月7日,原告委托易某公司全权代理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针对侵犯原告拥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其他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行政、民事和刑事事件进行维权。易某公司有权代理原告参与民事、刑事或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上诉,申请判决或裁定的强制执行,并可就上述委托事项转委托他人代理。2018年7月18日,易某公司转委托上海鸿孚律师事务所苏剑飞、何芳琳律师代理本案,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2020年4月14日,易某公司向一审法院出具了《情况说明》载明:其系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独占被许可人。由于本案原告已经以其名义提出诉讼,其放弃作为独占被许可人就本案享有的全部诉讼权利,本案所有诉讼利益归属于原告。

  

二、三被告及其商标的基本情况

  

被告杏花楼公司成立于1992年9月14日,注册资本8,835万元整,经营范围为餐饮管理(非实物方式),日用百货,五金交电,文化用品,装潢材料,汽车配件等。杏花楼公司下属的涉案新雅食品商店开业于2018年4月23日。

  

被告旗牌红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29日,注册资本五十万圆整,经营范围为自营或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零售;预包装食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被告八开酒业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12日,注册资本500万元,经营范围为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预包装食品(不含复热预包装食品);(酒类批发);批发(非实物方式)等。

  

被告旗牌红公司系第XXXXXXXX号“”(“酒庄”放弃专用权)商标权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果酒(含酒精);葡萄酒;白兰地;威士忌;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水果酒精饮料;伏特加酒;米酒;青稞酒;黄酒(截止),注册日期为2013年5月14日,有效期至2023年5月13日。2019年4月2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商评字[2019]第XXXXXXXXXX号《关于第XXXXXXXX号“奔富海兰BenfoedsHyland”(应系“奔富海兰酒庄BenfordsHyland”,本院对该笔误予以纠正)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旗牌红公司不服该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案尚在审理中。

  

被告旗牌红公司还系第XXXXXXXX号“”商标权人,该商标申请日为2016年11月24日,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果酒(含酒精);葡萄酒;白兰地;威士忌;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水果酒精饮料;米酒;伏特加酒;青稞酒;黄酒(截止),注册日期为2018年1月14日,有效期至2028年1月13日。

  

旗牌红公司认为上述商标中的“Benfolds”(应系“Benfords”,本院对该笔误予以纠正)来源于本福特定律“Benfolds'law”(应系“Benfords'law”,本院对该笔误予以纠正),也寓意其葡萄酒品牌能做到行业领先,保持第一状态。“Hyland”指地貌名称含义“高+地”,寓意其葡萄酒产品可以带领品尝者奔向富裕,冲向幸福高地的含义。

  

三、原告Penfolds葡萄酒宣传、推广情况

  

1995年8月至1997年9月,“Penfolds”葡萄酒中国总代理广州白马酒业有限公司在《粤港信息日报》多个版面发布的名为“香飘百年的秘密——记澳洲著名酒业集团Penfolds(奔富)”“茅台酒在澳洲的故事Penfolds(奔富)酒吧”“飘香百年的Penfolds(奔富)”等广告,为“Penfolds(奔富)”“奔富(Penfolds)”葡萄酒进行宣传。

  

2000年1月第1版、2011年7月第1版第10次印刷的《白葡萄鉴赏手册》、2004年1月第1版、2004年1月第1次印刷的《葡萄酒购买指南》、2008年1月第1版、2011年12月第5次印刷的《葡萄酒鉴》中均介绍了Penfolds葡萄酒。

  

自2003年3月至2016年底,《中华工商时报》《华夏酒报》《新闻晚报》《广州日报》《长沙晚报》《都市时报(数字报)》《柳州晚报》《今日消费(数字报)》《广州日报》《半岛都市报(数字报)》等多家报刊刊登文章对“Penfolds”“Penfolds(奔富)”葡萄酒进行了介绍。如2003年3月5日《中华工商时报》《世界佳酿花费不高万豪国际餐饮专家另眼看红酒》一文中建议“在出产昂贵品种的酒中选择价格较便宜的葡萄酒。例如澳大利亚的奔富(Penfolds)”。2007年12月7日《中国工商时报》《游走澳洲的三份别样心情》载明:Penfolds可以说是澳洲葡萄酒界最耀眼的超级明星。……2008年5月23日《华夏酒报》《2008百强酒类品牌排名揭晓》载明:由IntangibleBusiness公司对全球1万多个酒类品牌进行评估后,发布了“2008年度全球葡萄酒、烈酒品牌百强排名”报告,排在前17位的国际葡萄酒品牌:……14.澳大利亚福斯特集团奔富酒园(Penfolds)……。2009年7月10日《长沙晚报》《名庄佳酿汇聚一堂》载明:长沙君顶华悦美酒荟集……领略世界最齐全的名庄佳酿,像是……,和新世界顶级名酒如PenfoldsGrange奔富葛兰许Bin95……等……。2009年8月6日《都市时报(数字报)》《澳洲酒王醉滇》:……而在业界,奔富Penfolds是来自澳洲久负盛名的葡萄酒……。2012年8月8日《柳州晚报》《至醇至臻与奔富共享精彩人生》:……说到澳洲葡萄酒,自然会联想到奔富!奔富(Penfolds)……。2013年9月6日《今日消费(数字报)》《青春是一指流沙美酒是一段年华》:……澳大利亚:奔富·格兰奇……奔富系列中最高等级的葡萄酒不再以bin标示,而是称为PenfoldsGrange(奔富·格兰奇)……。2014年4月22日《华夏酒报》《富邑力拓中国市场》:……继2013年首次参展成都春季糖酒会后,2014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巨头富邑葡萄酒集团(TWE)携旗下最强阵容再度参展,包括奔富(Penfolds),禾富(WolfBlass)……等在内的诸多经典品牌……。2015年1月22日《广州日报》《酒王之“王”》:……日前,Penfolds首席酿造师带着首次发布的Penfolds珍藏系列亮相深圳……。2015年9月8日《华夏酒报》《富邑集团借“直营模式”发力中国市场》:……富邑集团旗下拥有奔富(Penfolds)、禾富(WolfBlass)……等知名品牌……。2016年5月17日《半岛都市报(数字报)》《奔富携手宝真酒业登陆山东》:5月12日,“2016宝真酒业奔富(Penfolds)山东上市发布会暨澳大利亚奔富奢华品鉴晚宴”盛大开启……。2016年9月14日,《晋江经济报》刊登《携手知名酒庄“晋江经济报·私享酒”推出进口葡萄酒》载明:……“晋江经济报·私享酒隆重推出进口葡萄酒—‘澳洲国酒’奔富。……‘私享酒’推出奔富多款优质葡萄酒—麦克斯系列(PenfoldsMax's)。

  

通过百度搜索引擎设置“penfolds奔富”关键词进行搜索,搜寻到的结果约为65,500个。诸多国内主流权威媒体,例如中国新闻网、搜狐网、凤凰网、人民网、新浪网、环球网等均存在大量关于原告“Penfolds/奔富”品牌葡萄酒的报道。

  

四、原告Penfolds葡萄酒销售情况

  

长春市鑫地商贸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载明:2003年9月,其成为圣皮尔公司在吉林省的经销商,自2003年至2012年,其一直持续销售澳大利亚富邑葡萄酒集团旗下的奔富/PENFOLDS葡萄酒,涉及的具体产品种类、型号包括奔富洛神山庄、奔富寇兰山、奔富BIN389、奔富BIN407。销售方式包括零售和批发,其中批发主要包括商超和餐饮渠道。2003年销售金额为3万元、2009年销售金额为5万元、2010年销售金额为8万元、2011年销售金额为10万元、2012年销售金额为12万元。销售的葡萄酒包括包装箱及酒瓶瓶贴上均显示“奔富”商标及“”商标。

  

2017年2月15日,南宁市夏朵商贸有限公司出具《证明》载明:2008年,本公司成为圣皮尔公司在广西的经销商。2008年至2012年其一直持续在广西南宁地区销售圣皮尔公司代理的澳大利亚富邑葡萄酒集团旗下的奔富/PENFOLDS葡萄酒,涉及的具体产品种类、型号包括奔富洛神山庄系列、奔富BIN系列、奔富洛神山庄、奔富寇兰山等。销售的葡萄酒包装箱及酒瓶瓶贴上均显示“奔富”商标及/PENFOLDS商标。本公司在推广过程中,也得到了圣皮尔公司深圳分公司的支持,并于2010年10月与该公司就特定的促销推广活动签订了《促销协议》。

  

福州广捷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载明:2011年8月,其成为圣皮尔公司在福州地区的经销商。2011年至2015年其一直持续在福州地区销售圣皮尔公司代理的澳大利亚富邑葡萄酒集团旗下的奔富/PENFOLDS葡萄酒,涉及的具体产品种类、型号包括奔富洛神山庄、奔富BIN407、奔富BIN389。2011年销售金额为17.8万元、2012年销售金额为13.8万元,销售的葡萄酒包装箱及酒瓶瓶贴上均显示“奔富”商标及“”商标。

  

北京奥比安贸易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自2012年开始至今,接受TreasuryWineEstatesVintnersLimitedandTreasuryWineEstatesAmericasCompany公司的委托,代理该公司旗下Penfolds、Rawson'sRetreat、WolfBlass、Beringer、BeaulieuBineyards等品牌酒类产品的进口、销售。授权范围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新疆、甘肃、宁夏、陕西等省市。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批发销售Penfolds总额为2,049万元、6,192.7万元、4,151.4万元。在所附的经销商名单中销售品牌表述为Penfolds(奔富)。2017年11月14日,石家庄来久商贸有限公司、北京军创世豪商贸有限公司、大家酒评(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市壹酒堂商贸有限公司、河北劲草商贸有限公司、蒙哈榭国际贸易(天津)有限公司、威赛帝斯(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市昊胜铭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出具《情况说明》:经北京奥比安贸易有限公司授权,上述公司自2014年或2015年或2016年或2017年开始至今,在中国经销Penfolds(奔富)、Rawson's等品牌酒类产品的进口、销售。

  

福建丰联贸易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公司母公司福建省粮油食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自2011年起销售Penfolds(奔富)等品牌产品,授权销售区域为福建省和江西省。2013年-2015年期间,福建省粮油食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通过上游经销商圣皮尔公司采购上述产品,并由其负责实际销售。2016年至今,根据母公司的业务安排,其直接负责上述品牌产品的进口和销售。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公司分别批发销售Penfolds总额为156,923.08元、148,974.36元、2,218,530.17元、16,879,524.52元和11,086,247.22元。

  

易某公司出具《授权书》:沈阳梦泽商贸有限公司为TreasuryWineEstates(“TWE”)集团指定的进口商并自行通过其合法正规的销售渠道在辽宁省、吉林省和黑龙江(“区域”)销售TWE旗下Penfolds奔富、Rawson'sRetreat洛神山庄等品牌酒类产品的进口、销售。有效期自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2018年2月1日,沈阳梦泽商贸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经TWE(公司)授权,自2016年开始至今,在东北三省和内蒙等经销Pinfolds、Rawson'sRetreat等品牌酒类产品。

  

https://www.theiwsr.com网站上刊载的国际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关于“Penfolds”葡萄酒1995年至2017年中国进口情况统计数据载明:2005年为5.8千箱,总计为1,459,350美元;2006年为11.3千箱,总计2,867,940美元;2007年为20千箱,总计为5,076,000美元;2008年为27千箱,总计6,852,600美元;2009年为32千箱,总计8,121,600美元;2010年为40千箱,总计10,152,000美元;2011年为50千箱,总计12,690,000美元;2012年为83千箱,总计21,065,400美元;2013年为24千箱,总计为6,091,200美元;2014年为40.5千箱,总计为22,854,150美元;2015年为200千箱,总计为112,860,000美元;2016年为328.5千箱,总计为123,581,700美元;2017年为541.6千箱,总计为160,855,200美元。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澳大利亚合伙制事务所出具的针对富邑公司的独立审计师报告载明:Penfolds&BENFU(奔富)葡萄酒(“Penfolds”)品牌葡萄酒在中国的净销售收入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分别为100.3百万美元、161.2百万美元及302.3百万美元。

  

2014年11月全国商情公布的《2014年11月葡萄酒网络零售品牌销售排名》,Penfolds/奔富排名第8。

  

富邑公司于2015年9月11日在淘宝天猫网站上开设了旗舰店,2017年3月29日在京东网站上开设网店,经营“Penfolds”葡萄酒。

  

五、原告Penfolds葡萄酒获得的荣誉

  

原告“Penfolds/奔富”多款葡萄酒获得包括“美国印地国际葡萄酒大赛”“悉尼国际葡萄酒大赛”“醇鉴世界葡萄酒大赛”“世界葡萄酒挑战大赛”“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大赛”等世界葡萄酒大赛的奖牌,并获得“2012年50大最受推崇的葡萄酒品牌”“2014年度全球百强葡萄酒排行”“2015全球最受欢迎的葡萄酒品牌Top50”“2016年全球50大最受推崇的葡萄酒品牌”“2017全球50个最受推崇的葡萄酒品牌”等。

  

六、“Penfolds奔富”葡萄酒受保护的记录

  

自2014年12月31日,多个与原告“Penfolds”近似的商标未获得行政机关的授权;生产、销售假冒原告“Penfolds”品牌葡萄酒的行为被行政、刑事处罚。

  

七、被诉侵权商品的情况

  

2018年3月21日,原告通过其代理人在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二段55号岷山饭店1楼2号展位拍摄了名为奔富海兰酒庄(中国)品牌运营中心、南京国荟名庄酒业有限公司的参展商展示、销售的BH307等型号葡萄酒的现场照片。上述产品正面标签均使用了“”标识,BH307背面标签自上而下使用了“”“”标识。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公证处为上述证据保全行为出具了(2018)川成证经字第633号公证书。

  

2018年5月15日,原告通过其代理人在位于上海市进贤路XXX号的“Hlife荟选集市”购得VIP128葡萄酒两瓶,取得购物小票一张,金额为196元。上述产品正面标贴均有“”标识,背面标贴自上而下均有“”“”标识,且标注产品运营商为八开酒业公司,其瓶盖为“”。上海市东方公证处为上述购买行为出具了(2018)沪东证经字第9054号公证书。

  

2018年5月24日,原告通过其代理人在位于上海市南京东路XXX号的“新雅食品”店铺内购得VIP128、VIP389、VIP407葡萄酒各一瓶,并当场取得发票一张,该发票记载的销售方为杏花楼公司,金额为1,024元。上述产品正面标贴均有“”标识,背面标贴自上而下均有“”“”标识,且标注产品运营商为八开酒业公司,上述葡萄酒瓶盖为“”,瓶封口处皆有“中国平安保险承保原瓶进口”“”标识及“奔富海兰酒庄注册商标”。上海市东方公证处为上述购买行为出具了(2018)沪东证经字第9688号公证书。

  

2018年6月27日,原告代理人对旗牌红公司自行通过网络平台展示、销售葡萄酒产品情况以及在各网络平台销售被诉侵权葡萄酒的行为进行了公证保全。名为“奔富海兰酒庄授权专营店”的淘宝店铺销售“奔富海兰酒庄”的葡萄酒产品,其中BF398型号的产品销售页面显示,产品正面标贴使用了“”标识,背标标注旗牌红公司的“”标识,在网页的产品介绍中使用了“PENFOLDSREDWINE奔富”,宝贝详情中“厂名:烟台玛歌尔庄园葡萄酒有限公司”。旗牌红公司经营的1688网店销售的“奔富海兰酒庄精选698西拉干红葡萄酒”正面标贴有“”标识。在京东、淘宝、1号店、当当网上均有多家店铺销售“奔富海兰酒庄”葡萄酒产品。中国美酒招商网上深圳旗牌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就“奔富海兰酒庄”葡萄酒的经营进行招商,网页上多款葡萄酒正面标贴均有“”标识,网页上亦有“”标识,下有文字“奔富海兰酒庄系列”。旗牌红公司在中国糖酒网上招募代理,网页上展示的多款葡萄酒正面标贴均有“”标识;网页上亦有“”标识和“奔富海兰酒庄”文字。好酒招商网上深圳旗牌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就“奔富海兰酒庄”葡萄酒的经营进行招商,网页上多款葡萄酒正面标贴均有“”标识,网页上亦有“”标识及“奔富海兰酒庄”文字。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出具了(2018)沪东证经字第11704号公证书。

  

2018年7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拱北海关(以下简称拱北海关)向原告出具拱关知通字[2018]130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拱北海关确认知识产权状况通知书》,告知原告驻保税区办事处查获珠海致尚联合进出口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3日进口的干红葡萄酒12,000瓶,经查验实际货物使用“”标识,涉嫌侵犯原告知识产权。拱北海关所查扣的VIP128、VIP407葡萄酒产品的正面标贴有“”标识,反面标贴自上而下有“”“”标识,并标注代理商为八开酒业公司。2018年7月16日,拱北海关根据原告申请出具拱关知字[2018]42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拱北海关扣留侵权嫌疑货物通知书》,对上述12,000瓶干红葡萄酒予以扣留。

  

2018年7月30日,原告通过其代理人在南京国荟名庄酒业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恒润路XXX号XXX幢第二层东的办公场所购得BF198、FIN907的葡萄酒产品各三瓶,并取得介绍册两本、出库单一张。BF198葡萄酒产品的正、反面标签均使用了“”标识,背标还标注“商标持有人授权”字样;FIN907葡萄酒产品的正、反面标签均使用了“”标识,背标还标注“”标识;上述产品标注的运营商均为南京国荟名庄酒业有限公司。现场拍摄的数十箱葡萄酒产品的照片显示,包装箱上标注的运营商均为南京国荟名庄酒业有限公司,并有“”“”标识。介绍册封面均使用“”“”标识,内使用有“”和“”标识,图片显示的FIN系列葡萄酒产品正面标签均使用“”标识,BH系列葡萄酒产品正面标签均使用“”标识,其中一本介绍册封底中标注“奔富海兰酒庄品牌(中国)运营中心南京国荟名庄酒业有限公司”。出库单载明的商品名称为奔富海兰酒庄FIN-907、奔富海兰酒庄BF-198各3瓶,金额为435元。上海市黄浦公证处为上述购买行为出具了(2018)沪黄证经字第3755号公证书。

  

2018年8月6日,原告代理人在位于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福隆星城9幢B梯1306室的“旗牌红酒业”购得型号为168的葡萄酒四瓶,308的葡萄酒两瓶,并取得送货单、名片、广告册各一份。上述送货单、名片均标有旗牌红公司字样,上述产品正、反面以及提供的手提袋、产品宣传册上均有“”标识,产品背标标注有奔富海兰酒庄、产品进口商为“深圳市旗牌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福建省泉州市刺桐公证处为上述购买行为出具了(2018)闽泉桐证内字第1585号公证书。

  

2018年10月24日,原告代理人在位于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芙蓉中路二段106号“长沙芙蓉国温德姆至尊豪庭大酒店”三楼的“拉斐酒庄奔富海兰”摊位获赠VIP407葡萄酒两瓶,并索取了宣传册一本及名片两张。上述产品正面标贴均有“”标识,背面标贴自上而下均有“”“”标识,且标注产品运营商为八开酒业公司。宣传册中有“”标识,宣传册中的葡萄酒瓶身上有“”标识。湖南省长沙市星城公证处为上述购买行为出具了(2018)湘长星证民字第10726号公证书。

  

2019年4月9日,拱北海关向原告出具拱关知通字[2019]67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拱北海关确认知识产权状况通知书》,告知原告其隶属横琴海关查获的珠海致尚联合进出口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8日进口的干红葡萄酒24,000瓶,经查验实际货物使用“”(BENFOLDSHYLAND)(应系BENFORDSHYLAND,本院对该笔误予以纠正)标识涉嫌侵犯原告知识产权。拱北海关所查扣的VIP407葡萄酒产品的正面标贴有“”标识,反面标贴自上而下有“”“”标识,并标注代理商为八开酒业公司。2019年4月17日,拱北海关根据原告申请出具拱关知字[2019]14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拱北海关扣留侵权嫌疑货物通知书》,对上述24,000瓶干红葡萄酒予以扣留。

  

八、其他事项:

  

旗牌红公司将其第XXXXXXXX号“”及英文“BenfoldsHyland”(应系“BenfordsHyland”,本院对该笔误予以纠正)商标授权烟台玛歌尔庄园葡萄酒有限公司OEM“奔富海兰酒庄”系列葡萄酒。授权日期:2018年2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

  

2017年6月30日,易某公司与上海鸿孚律师事务所、上海鸿方知识产权咨询事务所就为TWE提供知识产权及法律服务等签订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合同,合同履行期间为2017年6月30日至2019年6月30日。

  

上海鸿方知识产权咨询事务所于2018年6月11日向上海市东方公证处支付公证费3,000元,备注为(2018)沪东证经字第9054号,案由保全购物;于2018年6月11日向上海市东方公证处支付公证费3,000元,备注为(2018)沪东证经字第9688号,案由保全购物;于2018年7月3日向上海市东方公证处支付公证费2,000元,备注为(2018)沪东证经字第11704号,案由保全网页;于2018年8月2日向上海市黄浦公证处支付公证费1,000元,备注2018内经3755。

  

2018年9月11日,易某公司向上海鸿方知识产权咨询事务所支付服务费10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原告、三被告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为:一、原告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二、一审法院对本案是否享有管辖权;三、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四、原告主张的民事责任承担是否应当得到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一,根据商标法第六十条的规定,有本法第五十七条所列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之一,引起纠纷的,当事人不愿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因此,原告作为涉案商标注册人或者易某公司作为涉案商标的利害关系人均可以针对涉案商标遭受侵害之情形向法院提起诉讼,现原告作为商标注册人来行使诉讼之权利,于法有据,同时,易某公司亦向一审法院明确其不再就本案主张权利,故对三被告关于原告无权提起本案诉讼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三被告主张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的“”商标为旗牌红公司的注册商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权利冲突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原告以他人使用的商标与其商标相同提起诉讼的,应该向商标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因此,本案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原告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上及宣传中使用的“”“”“”“”“”“”与旗牌红公司注册商标“”并不相同,并非是对其注册商标的使用,被诉侵权标识“Benfords”在音、形、义上与原告的第XXXXXXX号(指定颜色)“”注册商标构成近似,故本案不属于两个注册商标的权利冲突问题,应为人民法院受理范围。

  

一审法院认为,权利冲突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原告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与其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告知原告向有关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但原告以他人超出核定商品的范围或者以改变显著特征、拆分、组合等方式使用的注册商标,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从本案看,旗牌红公司的“”注册商标为上、下结构之标识,上部的“Benfords”英文文字向上倾斜,下部的“Hyland”英文文字呈水平状态,上、下部英文文字的首字母呈对齐状态,上、下部字体大小基本无差异,且标识本身无色彩,但涉案被诉侵权产品上、宣传中使用的“”“”“”“”“”“”标识均为红色商标;“”“”标识中“Hyland”与“Benfords”首字母未呈对齐状态,“Hyland”文字居中排列且下部标注有较小的“CHATEAU”文字,而“CHATEAU”中文含义为酒庄,“”标识的“Hyland”文字左右还各有一横杠,上述标识与核准注册的“”存在较大差异,不属于对旗牌红公司“”注册商标的使用。“”“”“”标识,上、下部文字首字母均未呈对齐状态,下部文字居于上部文字的中部,且“”上部的“Benfords”文字和下部的“Hyland”文字均向上倾斜,“”上、下部文字均为水平状态,“”下部的“Hyland”左右各增加一横杠,三者上部“Benfords”文字均明显大于下部的“Hyland”文字,上述使用亦不属于对旗牌红公司“”注册商标的使用。“”标识上下文字的首字母不呈对齐状态,下部“Hyland”居中排列,且左右各增加一横杠,亦不属于对旗牌红公司“”注册商标的使用。综上,由于被诉侵权葡萄酒产品上、宣传中使用的“”“”“”“”“”“”标识改变了旗牌红公司“”注册商标,突出使用了上部的“benfolds”(应系“Benfords”,本院对该笔误予以纠正)文字,因此,不属于对“”注册商标的使用,故本案不属于两个注册商标之间的权利冲突,应为人民法院受理范围。

  

三被告还主张本案并不涉及驰名商标的认定,故根据相关的级别管辖的规定,一审法院对本案不享有管辖权。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原告自起诉到一审开庭审理,均要求在本案中认定“奔富”为其未注册驰名商标,并认为被诉侵权葡萄酒上、宣传中使用“”等行为,构成对其未注册驰名商标“奔富”的侵害,其虽在本案审理终结前,放弃了对“奔富”未注册驰名商标的主张,但此行为不影响一审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关于争议焦点三,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销售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诉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认定商标近似应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被诉侵权标识使用的商品与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均为葡萄酒,涉案葡萄酒产品上、宣传中使用的“Benfords”标识与原告的涉案“”注册商标相比,除首字母由“P”变为“B”以及第六个字母由“l”改为“r”外,其余字母均相同,被诉侵权标识的整体字体设计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且均采用与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相同的色彩,由于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易引起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故“Benfords”标识与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被告旗牌红公司未经原告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其和八开酒业公司、杏花楼公司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故旗牌红公司、八开酒业公司和杏花楼公司均构成了对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侵害。旗牌红公司虽主张其使用的涉案标识并非模仿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而是来源于本福特定律,但该抗辩并不具有合理性,故一审法院对该抗辩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四,如上所述,旗牌红公司、八开酒业公司、杏花楼公司构成了商标侵权,故对原告主张三被告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损失,由于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所遭受的损失或者被告的获利,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原告涉案商标在葡萄酒行业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旗牌红公司明知原告涉案商标的知名度,不加以避让,具有攀附原告注册商标声誉的主观故意;被诉侵权产品品种丰富、销售范围广;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价格等因素,对旗牌红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予以酌定。由于八开酒业公司是涉案被诉侵权产品的主要运营商,其作为专业酒业公司应当知晓原告的商标知名度,却不予以避让,仍与旗牌红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运营被诉侵权葡萄酒的销售,故对原告主张八开酒业公司对旗牌红公司的经济损失赔偿承担部分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杏花楼公司对其销售的被诉侵权葡萄酒提供了合法来源,且其在销售中审核了相关的商标注册证和注册申请,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故对原告要求杏花楼公司就旗牌红公司的经济损失赔偿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合理开支,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购买了被诉侵权产品、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并委托律师参加了本案诉讼,故一审法院结合本案的实际工作量、案件的难易程度以及相关律师收费的市场情况,对原告主张的合理开支予以支持,由于三被告行为均构成商标侵权,故对原告要求三被告共同赔偿本案合理开支的主张,一审法院亦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判令被告旗牌红公司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因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被诉侵权行为给原告的涉案商标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且赔偿经济损失能够弥补原告遭受的损害,故对该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裁判结果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旗牌红公司、八开酒业公司、杏花楼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被告旗牌红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经济损失250万元,被告八开酒业公司对其中的5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三、被告旗牌红公司、八开酒业公司、杏花楼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合理开支10万元;四、驳回原告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31,600元,由原告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负担2,548元;被告旗牌红公司负担29,052元,被告八开酒业公司对被告旗牌红公司负担的诉讼费中的6,704元承担连带责任;杏花楼公司对被告旗牌红公司负担的诉讼费中的1,117元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法院查明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除前述本院纠正的笔误外,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就三上诉人据以提起上诉之理由,本院分析如下:


其一,关于被上诉人是否享有诉权。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作为涉案商标注册人就商标遭受侵害依法享有诉权,且该诉权不受商标独占许可之影响。对此,一审相应认定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并对三上诉人相应主张不予认同。


其二,关于一审法院对本案是否享有管辖权。本院认为,首先,本案起诉时,被上诉人主张认定“奔富”为其未注册驰名商标,故本案一审法院依法予以管辖。此后,被上诉人虽于一审审理终结前放弃了上述主张,但并无在案事实表明其存在有意影响本案级别管辖之情形,则基于管辖恒定原则,一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于法有据,并无不当。故本院对三上诉人相应主张不予认同。其次,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的相关标识与旗牌红公司第XXXXXXXX号注册商标均存在较大差异,不属于对后者的规范使用,故本案依法不属于注册商标间的权利冲突。一审判决对此相应阐释清晰准确,本院予以认同且不再赘述,并对三上诉人相应主张不予支持。

  

其三,关于三上诉人相关行为是否侵害涉案商标权。本院认为,首先,被诉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相同,均系葡萄酒;其次,从被诉侵权商品上及宣传中所使用的相关标识看,“Benfords”为其主要识别部分,该词汇字母构成、字形设计、读音呼叫均与涉案商标高度近似,且二者颜色相同;再次,三上诉人对于被诉侵权标识来源的解释,既不具有合理性,亦无证据予以佐证;最后,从在案证据看,被上诉人涉案商标的“Penfolds”词汇并无明确含义,亦有其独特设计,具有较强显著性,且其经过长期使用和宣传,在中国已经与被上诉人的“奔富”标识形成稳定的对应联系,二者共同享有较高知名度。而从被诉侵权商品上及宣传中所使用的方式看,其均包含“奔富”标识或字样。综上,被诉侵权商品上及宣传中使用的相关标识极易使相关公众对该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且该使用方式存在明显攀附涉案商标之恶意。故一审认定三上诉人的相关行为侵害了涉案商标权,于法有据,本院予以认同,并对三上诉人相应主张不予支持。

  

其四,关于一审法院采信相关证据及分配举证责任是否不当。本院经审查认为,一审法院对于证据认证、举证责任分配及本案事实认定均无不当,三上诉人相应主张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其五,关于损害赔偿及合理开支的认定是否不当。本院认为,首先,鉴于本案无在案证据表明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利,且旗牌红公司实施的商标侵权行为具有明显恶意,故一审法院基于该主观因素,并综合被诉侵权产品制造、销售情况,酌情确定其本案损害赔偿数额,于法有据,且不过高。其次,在案事实表明,八开酒业公司系专门从事酒类经营的市场主体,理应较一般销售商和公众而言更具涉案商品之识别能力,然其仍与旗牌红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并成为被诉侵权商品的主要运营商,主观上存在过错,故其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最后,杏花楼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虽然成立,但其作为实施了销售行为的侵权人,理应负担商标权人维权合理开支。综上,本院对一审法院相关认定予以支持,并对三上诉人相应主张不予认同。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上海杏花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八开酒业有限公司、泉州旗牌红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600元,由上诉人上海杏花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八开酒业有限公司、泉州旗牌红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马剑峰

审  判  员  朱佳平

审  判  员  陶  冶 


书  记  员  刘  伟


二〇二一年八月十一日

    相关文章

    本文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