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页 > 热点新闻 > 专 利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以币为媒,纪念伟人智慧

日期:2019-08-09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作者:孙迪 浏览量:
字号:

“通百物以流行于四方者,币也”。正如马克思所言,货币是人的生活和生活资料之间的“牵线人”。尽管抽象意义的金钱尚存有诱惑与支配的含义,让人往往羞于直言对它的喜爱与需求,但现代社会的货币早已超越一般等价物的概念,以发行机构的标识、管理者的签字彰显着国家的权威,并用代表国家与民族的人物与作品,传承着一代代不朽的价值观。


7月15日,英国货币发行机构英格兰银行宣布,将在新版50英镑钞票背面印上人工智能之父阿兰·图灵的头像以纪念其功绩。这位一生从未对研究成果收取过专利许可费的伟人,他的音容笑貌将随着无尽的财富流通,恒久镌刻在人们心里。而以这种形式被人铭记的科研成果的创造者、艺术瑰宝的缔就者、文化遗产的发掘者,阿兰·图灵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金钱买不来的技术


阿兰·图灵在50英镑钞票上的“前任”,实用蒸汽机之父、工业革命的引领者詹姆斯·瓦特,已经和他的亲密战友马修·博尔顿在英联邦最大面额的现金上并肩多年。如果说瓦特是用智慧挖掘出物理法则蕴藏的巨大宝藏的探险家,博尔顿则是用精准的投资和敏锐的眼光让蒸汽力量这座宝藏成为人类共同财富的引路人。


17世纪到18世纪,资本主义的兴起让这颗星球上的财富像洋流一样涌动,也让工业化的发展像海浪一样澎湃。第一次工业革命,这场以一件英国专利开端的世界性变革,它的故事随着金钱的潮涌向后世恒久传播。那是最好的时代,抬望眼,漫天闪烁着智慧的火花。从1630年到1809年,共计3241件专利在英国获得授权,其中超过80%在瓦特获得他第一件蒸汽机专利之后。在璀璨的创新星空中,瓦特的智慧结晶为何出尘绝伦?


“瓦特的伟大天才表现在他所取得的专利说明书中,他没有把自己的蒸汽机说成是一种用于特殊目的的发明,而是把它说成是大工业都应该使用的发动机。”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瓦特的与众不同。事实上,在瓦特第一件蒸汽机专利获权后的十几年间,他几乎无法把这件开创时代的发明付诸产业化。1774年,博尔顿从濒临破产的瓦特的合伙人手中购得瓦特蒸汽机专利权的股份,并为这件专利的有效保护和运用多方奔走。在博尔顿的斡旋之下,瓦特成功抵御了觊觎他专利的层出不穷的侵权者,并在此后数年间不断创新改进蒸汽机,创造出更多关键性发明。直到1769年专利到期,瓦特和博尔顿的产品依然保持销量第一。


正如历史学家保尔·芒图所言:“发明是一回事,会经营利用发明物却是另一回事。”如果说瓦特利用的是蒸汽这一大自然的力量,博尔顿激发的则是发明人通过专利获得收益的进而推动进一步创新的人性的力量。在博尔顿的经营之下,瓦特向同时代的发明家们收取高额专利许可费,使他们在他的发明基础上推陈出新;瓦特自己也在他人创新的基础上研发出经济效益和技术效率更佳的曲柄和齿轮。这场因瓦特而起的革命巨浪,在博尔顿的推动下一步步走向高潮。


“它武装了人类,使虚弱无力的双手变得力大无穷,健全了人类的大脑以及处理一切难题。”瓦特的讣告,揭示了他们的形像得以印到官方货币上的原因——以发明推动发明,用财富创造财富,这是人类创新活动的终极目标,也是货币流通的意义所在。


金钱留不住的文化


如果说专利是对未来创新的奠基,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传统文化是对历史的缅怀,那么把这两者结合到一起的人,就像通过交易把不同财富联系在一起的货币一样,通过传承把历史和未来有机交融。在澳大利亚50元纸币的正面,戴维·乌奈庞身边堆积的成就跨越时空,数不胜数。


在澳大利亚这个以“骑在羊背上”著称的国家,剪羊毛不仅是历史悠久的传统技艺,也是工业时代需要的产业技术。作为澳大利亚土著文化的传承人,戴维·乌奈庞一直致力于从传统文化中汲取智慧,让土著的历史在现代文明中绽放光彩。


1909年,在传统剪羊毛技艺的启发下,戴维·乌奈庞发明了一种剪羊毛工具并获得专利权。1914年,戴维·乌奈庞通过对土著人狩猎工具“回旋镖”的研究,设计出直升机的雏形,这个构想比直升机的问世早了20多年。离心马达、辐射状排列车轮、机械推进器……饱受殖民者歧视和打压的澳大利亚土著文化,在戴维·乌奈庞的挖掘中,展现出一个又一个奇迹。


从纸币右上角的剪羊毛工具专利,到右下角的《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神话传说》手稿,戴维·乌奈庞的成就跨越古今。1924年,他在《悉尼每日电讯报》上发表《土著人的传统与习俗》,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个发表文章的土著人。他作为澳大利亚土著人协会的中流砥柱,在全澳深入调研采风,再把故事写进作品中广为流传。1925年,他在澳大利亚《家园》杂志上发表了《曼靖基土著部落的故事》;1929年,出版了一部描述土著人传奇故事的单行本刊物;1930年,《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神话传说》在伦敦出版……这些作品在澳大利亚全国乃至所有英联邦国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让世界听到少数族裔的声音,让土著人的历史文化传得更远,也激励更多土著人投身本民族文化传承中去。


时代的进步让金钱的流通更为频繁,却也让传统文化的传播逐渐失声。正是像戴维·乌奈庞这样不忘初心的伟人,让濒临逝去的文化活跃起来并经久传扬,他的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也随着货币的流转而久久不灭。


金钱带不走的精神


技术会随着科技的进步而终于落伍,艺术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而逐渐褪色。那么,什么才能像金钱一样永恒为人追逐?也许,思想才是一切消散后最宝贵的财产。


“专利制度是给天才之火添加利益之油。”这句亚拉伯罕·林肯的名言,一百多年来一直刻在美国商务部的大门上。如今美国商务部已成立了结构完善的专利商标局,全美国的知识产权事务早已不是设立尹始时只拥有几个商务部工作人员,这句话却在几百年后依然指引着越来越完善的美国知识产权制度方向。


1849年,40岁的国会议员林肯获得了一种抬升搁浅船只装置的专利,这让他成为美国建立专利制度以来第一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拥有专利权的美国总统。与富兰克林总统那样的大发明家不同,律师出身的林肯没有深厚的理工知识基础和工业活动实践;与坐满8年任期甚至多次连任的其他总统也不同,他在生前影响美国的时间是那样短暂。而他留下的一句句激励人进步的名言,作为美国精神的一部分始终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美国人。“一张林肯”在美国的大街小巷里耳熟能详,印有他头像的5美元是美国人民生活中最常用的纸币,秉承他思想的美国知识产权制度也成为一百多年来推动美国保持强盛的重要力量源泉。


另一张美元纸币上面印的是一张英国绅士的脸庞向,他推动了美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作家查尔斯·狄更斯,10英镑纸币上的人物,在美国曾经获得过仅值两个半“自己”的版权费。在狄更斯在世的18世纪,英国版权法《安娜女王法》早已实施了一百多年,为全世界的作者在英国提供完善的版权保护。然而这在书籍市场繁荣的美国却存在严重缺失。美国出版商出版外国作家的作品而不向作者提供任何报酬,民众廉价地获得作品但不向作者付费,这让当时的外国作家愤怒不已,当时最“红”的狄更斯则因作品最受欢迎而成为“合法盗版”的最大受害者。1837年,一家美国著名出版商向狄更斯的经纪人支付了25英镑,作为“一点心意”,希望他“不要当做报酬”。这是作品在美国畅销已久的狄更斯收到的第一笔少得可怜的费用。深受此事困扰的狄更斯自此积极参与国际版权法的讨论,多次自费赴美宣传版权保护的重要性,并组织作家一起向美国国会提交关于版权保护的请愿书。“他们断言我并非绅士,实际就是一个图利的恶棍,我到美国的意图与目的也一直受到最荒谬的歪曲,这一切每天都不断地向我袭来。”狄更斯在写给约翰·福斯特的信中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处境——民众不理解他对版权的呼吁,甚至认为他是眼中只有金钱的逐利者,他从文名远扬变得声名狼藉。“我会不停说下去,直到我能说清最后一个字符,我会一直写下去,只要我还能握住笔。”1889年,美国出台第一部版权法,首次对外国作家予以保护。不久后,狄更斯便去世,在此后一百多年间,美国版权法不断完善。自此,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在新大陆发扬光大,让狄更斯之后的作家书写新的时代篇章。


钱很“俗”吗?也许是的。就像反对狄更斯的美国读者所认为的,科技也好,文艺也好,法律也好,没有任何对人类产生正面影响的事物应以金钱为目的。但正是这些伟人在各自领域的创新和跨领域、跨时代的传承,才让这个世界得以创造更多财富,并用这些财富让社会发展得更美好。也许,把他们印在每个人都羞于表达向往却又发自内心地喜爱的货币上,让他们的精神随着金钱的流通而传承,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