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页 > 律师动态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南都周刊采访徐新明律师:家乐福、盒马联手控诉山姆会员店!他们到底在“撕”什么?

日期:2021-10-27 来源:南都周刊 作者:敖瑾 盛倩玉 浏览量:
字号:

对于这次的家乐福、盒马联手控诉山姆强迫供应商“二选一”事件,业内人士认为,本质上是仓储会员店之间的供应链之争。


近日,家乐福中国首家会员店正式开业。10月22日晚,家乐福会员店深夜发布一则公开信。

 

公开信中提及,“在开业首日,竞争对手施压供应商回购买空相关商品,使得不少会员消费者而无法购买”“从家乐福会员店筹建到开业,竞对持续向一些品牌施压,如果该品牌供货给家乐福会员店,就下架该品牌在竞对的产品”……迅速将山姆会员商店送到了风口浪尖。

 

南都周刊记者看到,“家乐福与盒马共斥山姆涉嫌二选一”的话题已经于昨日晚间登上微博热搜。截至今日5时,该条热搜的阅读已经达到2.1亿。

 

对于此事,网友的观点冲突显得异常激烈。一些网友在评论中追问山姆会员店,“现在不是严禁二选一吗?”“涉嫌垄断肯定会被处理的”“应该多罚点,前不久罚垄断,没长记性。”

 

但也有不少网友提到,“家乐福为啥要抄山姆的会员模式,还不是为了抢人家的赚钱市场。”“装饰、陈列、烘焙区、熟食区都在复刻。”


仓储式超市.png


会员店在“撕”什么?


家乐福方面提到的,“坚决反对商业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反对自身市场地位强迫商家‘二选一’,并已向相关部门举报”,直接将山姆会员商店送到了风口浪尖。

 

家乐福公开信中虽未点名“竞对”是谁,但据《国际金融报》,家乐福方面有关人士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其所指的竞争对手即沃尔玛旗下的山姆会员店。

 

山姆会员商店被怀疑并非空穴来风。据南方都市报,早在2015年8月,本土零售商物美集团在北京朝阳开设首家会员制商店,但据物美方面高管表述,开业首日,遭遇了多家供应商撤货,涉事商品多在供应商下架要求被拒后,在开业首日被神秘顾客成批买走,山姆被指在背后向供应商施压。

 

家乐福风波发生后,盒马方面也向媒体透露,去年10月首店开业时,也遭遇了小部分供应商“买空”商品的状况,至今也持续承压,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3C、家电品类,包括一些款式规格方面的限制,甚至不合作。

 

对于被家乐福和盒马共斥涉嫌“二选一”一事,10月25日,山姆向媒体表示,一向注重合法合规经营,欢迎良性竞争,因为这终将对会员有益。同时,也大力呼吁和倡导业界,企业应专注自身特色的开发,不断对商品和服务进行创新,这是整个行业良性健康发展的基础。商品复制和同质化竞争,真正损失的将是广大消费者的利益。

 

当天下午,山姆会员商店发布官方声明,称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有关方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事实,表明山姆会员商店存在所谓“二选一”问题。

 

与此同时,还提及“企业应专注自身特色开发、不断对商品和服务进行创新。这是整个行业良性健康发展的基础。简单的商品复制和同质化竞争,真正损害的是消费者的利益。”回应内容也被一些网友解读为“暗指对方抄袭”。


超市购物车.png 


谁在追捧山姆、Costco?


今年7月份,央视网曾发文指出,2021年的夏天,会员制仓储超市突然成了“香饽饽”。

 

彼时,相关的报道指出,在全国范围内,家乐福、盒马、永辉超市多家未曾涉足这个领域的零售企业纷纷宣布入局;而山姆、麦德龙、Costco这样的老品牌也正在进行扩张计划。


仓储会员店模式并非新概念,早在90年代,就有一批主打仓储会员模式的海外零售商进入中国,包括万客隆、麦德龙、普尔斯马特和沃尔玛旗下的山姆会员店等。

 

但这种会员模式最早并未被中国消费者广泛接受,很多仓储会员店都在华遭遇了水土不服,在零售市场渐渐式微。

 

荷兰零售商万客隆,在2007年把49%的股权卖给了韩国乐天,2013年再度易主,被泰国正大集团以6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并更名卜蜂莲花,转型大卖场经营模式。

 

麦德龙也因在华营收逐年走低,数度传出出售传闻,最终在2019年被物美拿下。

 

1996年进入中国的山姆会员,则几乎成为了在华仓储会员店仅剩的幸存者,还有点终于“熬出头”了的意思。

 

财报数据显示,山姆会员店在中国门店数量逐年增加,2019年为23家,截至目前已经达到了34家。而沃尔玛普通超市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则是一直下降的,从2019财年420家,减少到了今年一季度的403家。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认为,这轮仓储会员店风潮的兴起,很大程度上与2019年Costco上海门店开业有关。

 

2019年8月,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超市Costco,在华首家门店在上海正式开业,茅台等奢侈品被蜂拥而至的消费者一下卖光,半天就被买到停业。此后不到两个月时间,该店就吸纳了20万会员,会员费收入近6000万元。目前,其付费会员稳定在约30万,日来客数保持在5000人次左右。入华两年多来,Costco在苏州、深圳等地已经敲定了10家门店。

 

山姆会员目前有两种,定价分别为260元/年,及680元/年。Costco会员年费则为199元。有调研报告指,山姆会员店的目标消费者为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上的中产阶级家庭,客群定位为中高端消费者。

 

一名广东西部五线城市的消费者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城市没有山姆会员店,但发展出了山姆会员店代购。这让她对山姆会员店非常好奇,“看商品价位并没有比普通超市便宜,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火。”

 

仓储会员店在中国消费者中的热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语。王国平认为,这跟现阶段中国消费水平的提升相关。“中国经济结构和人均收入已经达到了可以消费会员仓储店的水平,供应和需求达成了匹配,仓储会员店才最终发展起来了。”

 

除此之外,他认为,都市人群购物时间少、时间价值高,也是仓储会员店能火起来的重要原因。“仓储会员店不像超市之类的大卖场,这类门店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消费客群,因此选品也和目标消费群高度匹配,对品牌和商品价位都做了精选,消费者来到仓储会员店之后,就不需要像在超市一样,比价挑选,就减少了购物时间。很多大城市的中产阶级,他们不会每天都有时间购物,可能就每周甚至每月大批量采购,每次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上面,仓储会员店的特点跟他们的消费习惯就能匹配起来。”

 

王国平说,山姆会员店现阶段也带有中产象征的属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吸引了一线或新一线城市有较强消费力的群体对山姆会员店、Costco等的追捧。


是否涉嫌垄断?


针对许多网友关心的“知名超市是否涉嫌垄断”问题,北京市铭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首席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徐新明告诉南都周刊记者,从法律角度来看,垄断行为的判定需要经过复杂的过程,比如界定相关市场,界定该企业在相关市场中是否具有支配地位,以及是否滥用支配地位等。单从直觉上觉得是垄断是不够的,往往需要执法机关使用专业的调查手段,进行严谨的分析判断。

 

但如果家乐福方面在公开信中提到的情况属实,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角度会更容易判断。“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以及其他有关市场参与者采取违反公平、诚实信用等公认的商业道德的手段去争取交易机会或者破坏他人的竞争优势,损害消费者和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不论是垄断还是不正当竞争,相应处罚都是有法律规定的,首先是要停止相关违法行为,此外还包括罚款等。”徐新明分析。

 

近年来因垄断问题受到巨额罚款的相关案例,也让社会公众对于“二选一”“垄断”变得尤为敏感。2007年,8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下称《反垄断法》)。

 

2015年2月10日,发改委对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开出60.88亿元人民币的罚单,刷新中国反垄断罚款纪录。高通因滥用在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基带芯片市场所具有的市场支配地位受到处罚,成为《反垄断法》实施以来,产生重大影响的经典案例。

 

此后重锤频频落地。2020年12月24日,因涉嫌“二选一”垄断行为,阿里巴巴被调查立案,并于2021年4月10日处罚决议,对阿里巴巴处以销售额4%的罚款,共计182亿元。

 

2021年4月26日,国家市监管总局公告称,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10月8日,处罚决定书公布,美团被罚34亿元,同时,美团被要求退还商家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志松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提到,目前国内高度重视垄断行为和自由竞争,且《反垄断法》涉及的处罚金额,是目前中国现行所有法律中,涉及行政处罚金额最高的法律,因此企业应当提升公平竞争意识,避免触碰法律红线。

 

“我们国家的市场主体,普遍来讲反垄断意识还比较薄弱,可能不像欧美国家一样,有上百年的法律历史积淀,所以很多企业其实并不重视,很容易就产生同行之间协同协调销售价格等行为,或者当一个企业的市场能力变强,占据的市场份额变大,就容易出现要求‘二选一’,或者定出不公平的高价等行为,还有大数据杀熟等等,这些其实都是明显的垄断行为。而一旦被判定违反《反垄断法》,最高可能被罚上一年销售额的10%,处罚力度和价格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都不是一个量级,企业很可能因此就走向危机了。”邓志松说。

 

本质是“供应链之争”


对于这次的家乐福、盒马联手控诉山姆强迫供应商“二选一”事件,业内人士认为,本质上是仓储会员店之间的供应链之争。

 

开源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总结了仓储会员店的商业模式:全球范围来看,典型的仓储会员店商业模式为通过精选SKU(SKU,库存量单位。即库存进出计量的基本单元,可以是以件,盒,托盘等为单位),实现更高单品销售量及周转效率,并获得对上游供应商的较强议价能力,从而为消费者提供低价优质商品吸引客流,并依靠会员费获得主要利润。

 

从数量上看,山姆会员店的平均SKU仅为4000个左右,而沃尔玛超市的SKU能达到 10 万个。

 

精选SKU的业态,决定了仓储会员店需要在选品上做出大量的投入。“精选SKU模式,对仓储会员店提出了很高的一个采购能力要求,即选品一定是要跟客群匹配的,这样门店才会有市场,一旦不匹配的情况出现,门店基本上可能就没有价值了。”

 

王国平说,“山姆会员店前期在选品这块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和经济成本,才能实现精选SKU,这时候如果有后来者照搬,确实会引起一些争议。”

 

王国平还表示,零售渠道近年来话语权变弱,要求供应商“二选一”或是站队的现象较少发生,但仓储会员店则可能是特例。

 

“目前仓储会员业态存在断层现象,国内市场来讲比较大的玩家只有Costco、山姆等,供应商也愿意和这些比较大的仓储会员渠道抱团相互成就。”王国平说。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上佳在接受“新零售”采访时则表示,“二选一”并不可取。其表示,对会员店这种小风口业态来说,今后有许多升级空间,企业需要应付眼下的竞争,更需要提升自身能力,在当前国家大力要求自由公平竞争的情况下,“二选一”绝对不应该是企业的首选,回归到商业本质价值中才是正解。

 

徐新明分析指出,针对一些网友关心的“商业模式、装饰、陈列复刻”的问题,消费者从情感上来说可能会有一些反感;但从法律角度来说,如果是很具体地,比如模仿使用他人的文案、广告语,使用一些商业标识刻意构成混淆,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但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是公开的,进行模仿其实不涉及侵权。

 

但从法律角度而言,为了制止其他企业对自身商业模式的模仿,而要求供应商去做二选一,却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甚至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