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关于徐新明律师->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 媒体报道->关于徐新明律师->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页 > 关于徐新明律师 > 媒体报道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干妈"商标战硝烟再起 评:赚有良心的钱才能做大企业

日期:2012-02-09 来源:中广网 作者:李伟楠 浏览量:
字号: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如果有人问你:你知道世界最火辣的女人是谁吗?标准答案是老干妈!你可能不知道贵阳的“陶华碧”是谁,但你不会不知道“老干妈”辣椒酱。这个牌子对爱吃辣的人来说,绝对是深入人心。
        
走进超市的调味品区,我们总能看见一片红红火火的老干妈,你要是仔细看,虽然品牌不太一样,可样子都差不多。都是红色包装的玻璃瓶子上,中间有一位老太太的头像。到底哪个才是正宗品牌的老干妈呢?为了给自己一个说法,贵阳南明“老干妈”又开始打官司了。
        
贵阳南明“老干妈”刚刚起诉了,国家工商行政总局的商标评审委员会,质疑商标评审委员会核准的“川南干妈”商标,与“老干妈”商标在构成要素、含义、整体外观等方面都没有显著差别,而且指定使用在“调味品、辣椒油”等相同类似的商品上,构成指定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贵阳南明“老干妈”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做法,违背了对已注册的驰名商标在相同类似商品上,应强化保护的一般性原则。也就是说,在相同类似的商品上,如果存在已经注册的驰名商标,那么对此后的注册商标的近似判断上要更严格,对混淆界限的把握要更宽泛。否则,可能会造成对驰名商标的保护反而低于对普通商标保护的情况。
        
我们了解到,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贵阳老干妈提出的质疑进行了行政复议。他们认为:“干妈”是一个普通称谓,独创性不强,认为贵阳老干妈和川南干妈的品牌和标识不会导致公众混淆。
        
对于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异议复审裁定书,贵阳南明老干妈表示难以接受。随后记者希望找到这一诉讼的第三方当事人——四川省川南干妈食品有限公司,但对方一听说是记者,就挂断了电话。

记者:你好,请问是邓小姐吗?

邓小姐:你哪里?

记者:网上有人说你们是模仿贵阳南明老干妈是这样的吗?

邓小姐:你是哪里?

记者:我这边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处于风暴中心的贵阳“老干妈”公司商标负责人王先生,觉得目前应该低调,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王先生:不太方便,现在我们还毕竟什么都不好说,而且公司也在考虑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请理解,好吧,实在对不起,我也正在接待我们其他领导。

针对贵阳南明和川南两位干妈的商标战,微博上网友也发表了一些挺有意思的评论。有的说:一山只容一虎,麻辣江湖岂能容下两位干妈。更有细心的网友说:盖子上一个是“OPEN”,一个是“开”,足见贵阳“老干妈”已深入人心,成为国际化的著名品牌。作为名牌,就要有“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信心和胸襟。

还有消费者说,如果能看到照片,你会发现目前销售的贵阳老干妈和四川老干妈,在包装、颜色、瓶子大小等方面十分相似,不仔细看基本分不出来。那么,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批“川南干妈”商标的做法,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的相关规定?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首席律师徐新明认为,对商标的判断,主观性的因素比较多。

徐新明:这种商标注册从商标局开始核准注册,然后商评委来维持这样注册,商评委当然有商评委的判断,有他的立场也有他的一种标准,最终要由司法来认定这种注册是否是符合商标法的规定,是否违反商标法相关规定,因为对商标的判断确实会存在一个模糊地带,主观性的因素还是比较多的。

官司不断,烦恼也不断。从一个侧面来说,是不是因为贵阳老干妈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了,所以才会引来大家向他靠近呢?

徐新明:从商业价值来分析没错,一个商标一个品牌所具有的市场影响力越大,它的市场价值、它的商业价值越大,那么可能会引发比较多的模仿和侵权,市场上总有一些主体想走捷径、搭便车,但是进入法律程序是一件非常严谨的事情,贵阳南明“老干妈”能否胜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所提供的证据,诉讼程序需要有大量合法有效的证据,关联性、合法性以及真实性都要符合法律的要求。一般来说,注册商标的显著性越强,知名度越高,其受到保护的范围越大。

其实,贵阳南明老干妈不是第一次因为商标侵权打官司了,创始人陶华碧在1996年8月,借用南明当地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了一家辣椒酱加工厂,当时的牌子其实就叫“老干妈”。短短6年,老干妈的资产就达到13亿元,“老干妈”品牌也广为人知。
“老干妈”创立初期,就曾经申请注册商标,但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驳回,理由是“‘干妈’是常用称呼,不适合作为商标”。人怕出名猪怕壮,“老干妈”的仿冒者一个接一个出现。为此,陶华碧曾经每年拨款数百万元成立贵州民营企业第一支打假队,开始在全国打假。

碰上几乎一模一样的湖南“老干妈”,商标争夺战持续了5年,最终北京高院于2001年做出判决,贵阳老干妈胜诉,湖南老干妈赔偿贵阳老干妈经济损失40万元。

摆平冒牌的湖南“老干妈”,却又碰到贵州的“老干爹”,混淆品牌,误导消费者。贵阳老干妈于2003年3月15日,公开发表“严正声明”澄清。这一次,老干妈又起诉商标评审委员会违规核准“川南干妈”商标。

“老干妈“又开始打官司了,之前打败了湖南“老干妈“,打败了贵州老干爹,又开始打川南“老干妈“,有一种说法说是老干妈是维护自身的权益,另外一种说法说,是不是也有点炒作的嫌疑?

经济之声嘉宾陶跃庆:我们现在这么说可能带着一个戏剧性质的,每年播出100万来打假,而且老干妈、老干爹这么老多感觉特别可笑,你想想如果是你做的企业每年要拿出一百万去打假,没完没了的陷入一个商标官司里面你的销售量不断的在受到威胁,你怎么想?我觉得就是其实这是一个很可悲的事情,尤其作为一个做企业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反过来来问究竟我们的商业环境出了什么样的问题,我们的商标评审制度到底出现什么问题了,我们商标的注册又出现什么问题了,我们知识产权保护究竟有没有落实到我们自己人身上,而且作为一个中小企业来说我如何才能发展壮大,我一旦发展壮大就是受到这么多来自非市场因素的干扰和市场因素竞争的干扰,我怎么能够发展?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能是作为旁观者我们可以轻松的一笔带过,但如果我们是一个企业人呢?我们是这个企业的一分子呢?我们的利润本身的发展前途受到损害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其实,对于每个企业来说,对自身商标权益的保护,事关企业的健康发展。去年就有一些打得热火朝天的商标战,比如加多宝集团和广药集团的王老吉品牌争夺战,比如葡萄酒解百纳的商标战。面对复杂的商业环境,徐新明律师建议,企业要注意品牌的维护和证据的保存。

徐新明:最重要要注重培养自己的品牌要有很强的权利意识,一方是你在推广运营这个品牌的过程当中要留存相关的证据,就是你使用宣传这个品牌一系列行为一定要注意留存相关的证据以备将来的需要。另外一个要加强对商标的监进行监测,一旦发现有可能涉嫌侵权的马上采取行动。
企业其实很被动,在维护知识产权方面是费劲了一些心思,很多时候是被迫无奈必须要那么去做,作为企业来说怎么能够更好的维护自身的商标权益,律师建议说要注意保存自己的证据,除了这方面还应该有哪些方面应该维护好自己的品牌权益?

陶跃庆:我觉得如果我是一个大公司,比如说联想我在推出lenovo这个名牌的时候我会做所有很多方面的测试和考察,各个国家的语言什么的,这作为一个大企业来说是可以做到,作为一个小企业初创的企业做商标的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做到那么大,做的时候没法说我马上注册一个商标,因为注册商标其实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而且你要做这种形象的登记,知识产权保护这些东西,原创性什么的非常麻烦非常复杂,作为一个小企业很难承受这样的代价。所以我觉得要保护小企业,我们的商业环境就应该有一个比较严格的限制,我可以保存这个商标的一开始的证据,但是我架不住一旦出来就被模仿,所以我觉得除了我们整个商业环境需要做严格的整肃之外,需要用法律制度加强保护之外还要问我们商业人的每一个人的商业道德和商业良心,我说这个可能会比较空,但是确实是我们要做商业,我们要在这个市场上赚钱,这不是个坏事,但是我们要赚有良心的钱,你才能够说把你自己的企业做大,才能让整个的环境净化了之后来保护你自身,否则你今天去侵别人了,马上可能一旦做大了就被别人侵权,那谁来保护你呢?